大总攻

混沌邪恶

今天一直在下雨
心情就像发霉一样
翻相册的时候翻到这张照片
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谢谢星期日傍晚的我

愚蠢的梦

昨晚做了个梦
梦里我和往常一样上学,把单车停在车库,不锁车
但是这次我没赶上公交,单车也不见了
我疯狂地找单车,找单车
学校突然变得好大好大,连天空也一起变大了

我找遍了车库,跑出学校找了一路,找到了学校附近的一条小路里

小路什么都没有

刚转身就一脚踏进了火车里

但是我没付钱啊

这样想着我又慌忙一脚跳出来
然后遇上了我爸骑着大摩托来找我
然后坐着那辆大摩托开进了百货商场的十楼
然后冲破了玻璃窗户
然后就醒了
我还是没有找到我的自行车



在去学校的路上,真累啊
我不想找到自行车了

左邻右舍

一楼

一楼住着的是有两个女孩的一家四口
父母靠卖水果和运水果为生
姐姐是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
妹妹还没上幼儿园

这层楼充满了吵闹
从白天,到深夜
时而是爸爸妈妈的叫骂声,时而是打骂教育姐姐的声音,时而是震耳欲聋的音响放出的音乐声,时而是小孩的哭声……
这些声音,在隔音不好的楼里,格外清晰

这个家庭也许是快乐的
每当爸爸运水果的车子到家时,家里的两个孩子总会扑在阳台上激动地喊着“爸爸!”“爸爸!”一边往车库跑
即使她们几个小时前才被狠狠地打骂了一顿

但是这个家庭看起来并不快乐
姐姐刚上一年级,当了班长,唱歌队长,小组长,开始学电子琴,每天除了家庭作业还会有额外增加的作业
爸爸妈妈每天都在打骂姐姐,对着姐姐大吼大叫,姐姐也对着爸爸妈妈大吼大叫
到了二年级,姐姐不爱学习了
爸爸妈妈的字眼开始多了
“你为什么考的这么差!”“为什么爸爸妈妈的小孩会这么不听话!别人家的小孩就这么乖!”“你就是猪!”“你比猪都不如!”“爸爸妈妈对你很失望!”“你给我滚出去!”
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天
姐姐都会被赶出来,背着自己的书包,站在门口哭
哭上一两个小时,妈妈开门了
大声地喊叫着让姐姐滚出去,我不要你这个小孩了,去死掉这样话
姐姐只是哭着,死死地扒住门把,一边喊我再也不敢了,不要赶我走这样的话
但转眼回到家里以后不久又会大吼大叫的
对着爸爸大喊:“你就知道骂我打我!其他会干什么!”
对着妈妈大喊:“你不要打扰我!去干活!去做家务!”
对着奶奶说:“我要是考了一百分你能给我多少钱”这样的话
后来,姐姐骂妹妹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像她的爸爸妈妈了
这是两个人制造的两个同样的人
被创造的那两个人以后会和另外两个同样的人相吸引,又组成了新的两个家庭

也许在我的偏见里这是个不好的家庭,他们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母【也许说是我不喜欢的父母】她们也不是我所喜欢的小孩

但有一次却真真实实触动到了我
妈妈在客厅里拖地,音响还是一样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她一边哼着土味的情歌,一边开心地拖地,那短暂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不是几个小时前那个张牙舞爪破口大骂的女人了,她那时就像个青春期的小女孩
是啊!她也是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孩长大的啊!每个人都是这样长大的,我为什么现在才发觉呢
从那以后的每一次,看见她一个人在客厅里做家务,伴着音乐放声高唱她那个年代最流行的音乐时
总会想到
也许她心里住着一匹自由的野马吧

在繁重的生活打压下,能让她稍作放纵的曾经那匹野马。但是这匹野马只能藏在角落里了,因为她的时代已经过了。

清列表的时候翻到这首歌
开头清清脆脆的
就像眼花的时候眼前的那片黑暗中五颜六色的星星

今晚的月亮很开心


DT大王送的千纸鹤!
真是太好看了!!!
最喜欢第一个丑丑的红色千纸鹤!
它像糖果!
捏着它飞就像坐一辆红色的小火车在糖果山里
红色的小火车一边冒着白白的烟,一边往天上开
在棉花糖里钻来钻去,烟囱冒出的白烟和白云融为一体
哇——
大家都在唱歌

翻到了一本很旧的漫画
重温了一遍
是小学从图书馆借了一直没有还的书
里面不管是白雪公主,女巫还是大胡子的人设都蛮有意思的
尽管睡美人的结局我到现在也没看懂,大概是死掉了吧